年仅8岁9次化疗 白血病男孩的小小梦想是当警察
更新时间:2015-03-12 18:57:48  来源:新文化网_新文化报   点击:
\
小小的刘梓曦在病房里学着警察敬了一个礼 新文化记者王强 摄
 
\
刘梓曦多想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到外面玩 新文化记者 王强 摄
 
编者按:
 
  今天,我们的报道对象是一个男孩,一个身患白血病的男孩———刘梓曦。这个只有8岁的孩子,患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(B细胞型)。他虽然只有8岁,但至少已经3次同死神打过交道。
 
  刘梓曦,长大后的梦想是什么?他说:想当警察。因为他看过《黑猫警长》,希望自己也可以当警察抓小偷。“我做梦都想当警察!”望着孩子对未来满是期待的眼神,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再多说一句话。
 
  亲爱的读者朋友,我们能不能一起来为这个8岁男孩的小小梦想做点什么?
 
  3月11日,长春,天气晴朗,春寒料峭。吉大一院小儿血液科462病房里,刘梓曦斜躺在病床上,戴着一个大大的口罩,只露出一双大眼睛。与外面的明媚阳光相比,拉着窗帘的房间有些暗。见到陌生人的到来,刘梓曦眼中露出了好奇与激动。
 
  刘梓曦今年8岁,来自吉林市,白血病患儿。从去年7月份入院开始,已经历了9次化疗。头发脱了又长,长了又脱。家人的心情,也随之起起落落。就在去年11月份,家人还打算为孩子签署《人体器官捐献意向书》。
 
  刘梓曦一直有个梦想,就是当警察。“天天做梦都想。”孩子说,他对警察的印象,主要来源于《黑猫警长》。因为,他现在不能到人群之中。哪怕是天天在病床上,除了吃饭的时候,即使在睡觉,他也得戴着口罩。
 
他的病痛
 
9次化疗 头发一把把地掉
 
  新文化记者见到刘晓冬的时候,惊诧于他的满头白发。很难看出他才38岁。“不到一个月时间,头发就变白了。”刘晓冬说,2014年7月10日,他将孩子带至吉大一院后得到了最不想听到的消息。当时才7岁的刘梓曦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(B细胞型)。
 
  “我儿子才7岁啊!怎么就得这病了呢?”这个38岁的汉子,含着眼泪,一遍遍翻看检查结果。孩子的病怎么治?刘晓冬是一名普通工人,朋友或亲戚生活也都一般。大家都知道,白血病的治疗费用很大。
 
  “无论如何,哪怕砸锅卖铁,也要维持他的生命,绝不放弃!”对这个决定,刘晓冬从未有过迟疑。
 
  按照医院的设定,刘梓曦预计面临17个化疗疗程。目前,他已经历了9个。各个疗程治疗方式不一样,有的是肌肉注射,有的是静脉注射。有的药物打完后孩子会很平静,有的则疼得直喊。
 
  做第8个化疗时,给孩子注射的是“培门冬”。“这个是屁股针,每次注射需要连扎3针。每一针都很疼,孩子直叫唤。”刘晓冬说。
 
  做骨髓穿刺术的时候,疼极了。这个时候,刘晓冬会鼓励他:“儿子,你那么勇敢,要坚持。再挺挺,挺过去就是胜利。”刘晓冬夸儿子勇敢,是他真心觉得儿子很坚强。经过多次化疗,刘梓曦的头发会一把一把地掉。他有的时候会抓起一把头发给爸爸看:“爸爸你看,我又掉头发了。”
 
  刘晓冬会鼓励儿子,告诉他没事,掉就掉吧,以后就好了。他会点点头,懂事地说:“嗯,等治好了我的病,咱们就回家。我要回去上学,吃好吃的,和小朋友玩。”
 
他的愿望
 
吃好吃的 出去玩 回家
 
  为了减少感染的可能,医院和家人尽量让刘梓曦处于无菌状态。平时,他的活动范围就是病房或在长春租住的房子里,除了吃饭,哪怕睡觉的时候都要戴着口罩。
 
  羊年春节,是刘梓曦过的第8个新年。每年大年三十和初一,刘梓曦都和表哥、表妹一起玩,笑声会很远都能听到。可是这个春节,他只能和爸爸、爷爷、奶奶一起在长春的租住房内待着,看看春晚,然后睡觉。
 
  大年初一,他一早起来就兴冲冲地跟爷爷、奶奶要红包,之后笑呵呵地说,自己挺过这3年就好了,就可以回在吉林市的家,和哥哥、妹妹玩了。还说“出大疗”后,他要和哥哥、妹妹一起看电影,吃好吃的,出去玩。
 
  他知道,自己的治疗周期是3年。其中化疗两年半,吃药半年。此后可以停疗停药,安静成长。他还知道,第9个化疗做完,标志着大剂量强化治疗结束,就算是“出大疗”,后续的治疗就以维护性为主了。
 
  他对未来一直都很乐观。可他不知道,即便3年治疗周期结束后,也要预防复发或者感染,自己的饮食与行为都会受限制。他更不知道,即便是“出大疗”之后,为了安全起见,家人也不会让他到人多的地方去,别说和哥哥、妹妹看电影了,甚至连吉林市都不会回去,还得在长春继续接受观察、治疗。
 
  “现在,孩子的后背、腿、胳膊、手上全是针眼,看着都心疼。有的药物打完后,孩子会感觉很饿,两大锅米饭都能一顿吃下。可他现在只能吃限定的很少几个种类。越吃不到就越馋,他现在特别想吃一顿肯德基。可为了他好,这10年之内我是不会让他吃上了。”
 
他的病情
 
至少3次同死神打过交道
 
  大年初二,刘梓曦开始了第9个化疗。目前,第9个化疗已经做完。可由于多项指标值不在正常范围,他还在医院接受治疗。吉大一院小儿血液科副教授王玥介绍,目前刘梓曦已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,目前“大化疗”已经接近尾声,后面的治疗工作以维持为主。现在孩子的状态还可以,但是3年内还需要观察。将来一段时间,如果出现感染或者并发症,还是有可能会危及生命。
 
  新文化记者了解到,当前白血病的治疗大致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。第一个阶段———诱导缓解,在这个阶段超过两个月仍不能缓解的病人,就基本上没有希望了;不进行骨髓移植的病人进入第二个阶段———强化治疗,通过4到6个疗程的大剂量化疗,最大限度地杀灭残留白血病细胞,很多已经取得缓解的白血病病人,这个阶段内病情可能会复发,进而导致失去生命;骨髓移植的病人成功出舱后进入第三个阶段,接受免疫治疗。
 
  “刘梓曦涉及到第一个和第二个阶段,过程中还有可能因受到感染导致不可挽回的结果。可以说,他至少已经有3次同死神打过交道了。”王玥说。
 
他的梦想
 
做梦都想当一名警察
 
  刘梓曦原本在吉林市通潭路小学读书。如果不是生病,他现在应该坐在学校二年级的教室里,和同学们一起上课听讲、下课玩耍。可是去年6月末,他就感觉腿疼腰疼,有时候疼得直叫。
 
  刘晓冬印象很深刻,那天是孩子一年级期末考试的第二天。此后,孩子一直入院治疗,家里为孩子办理了休学手续。治疗期间,刘晓冬通过老师知道了孩子的期末考试分数:数学100分,语文99分。
 
  谈到梦想,刘梓曦说,他想当警察,“因为警察能抓小偷。我做梦都想当警察。”
 
  刘晓冬说,孩子从很小的时候就想当警察、抓小偷。“晚上经常问我,有没有锁好门?别让小偷进来了,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孩子的奶奶郭丽华说,她印象中第一次听到孩子说想当警察的时候,他好像还不到6岁。
 
  刘梓曦患病之后,吉林市通潭路小学校师生给孩子捐款近万元,孩子姑姑的同事、朋友捐款一万余元,4名社会爱心人士捐款2500元。去年11月份,考虑到孩子的身体情况,为了感谢所有帮助孩子的人,刘家曾计划如果一旦出现不测,就将孩子的遗体器官捐献,以回报社会。可咨询省红十字会和吉大一院之后得知,像刘梓曦这样经过强度化疗后,他的身体器官已经不适合捐赠。
 
  “我们有两个大的愿望,一个是让孩子实现警察梦,如果孩子不行了就捐赠孩子遗体器官。”刘晓冬说。
 
  如今,刘梓曦虽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但警察梦与他的距离仍十分遥远……
 
记者 李洋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登、转载的各种图片、稿件是为传播正能量、爱心... 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