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岁尿毒症女孩想读书 最开心的事是做试卷
更新时间:2015-03-17 14:48:20  来源:成都商报   点击:
\
同患尿毒症的41岁杨阿姨当起了“临时老师”:我来教你
  核心提示
 
  她
 
  悦悦,9岁,尿毒症患者。
 
  她的心愿
 
  “想读书。”“喜欢语文、数学,反正都喜欢,现在还没有开始学英语。”
 
  她的担忧
 
  1、“好多题都做不来了”;2、“怕妈妈看不见我了”。
 
  “一头猪,呼呼睡,两只耳朵四条腿。”拿着课外读本,9岁的悦悦(化名)读得很认真,脸上挂着笑容,不时会望着身旁的“临时老师”杨丽阿姨。其间,杨丽不时会给予“真棒”的鼓励。望着眼前这一幕,悦悦母亲李俊英的泪花在眼中打转,谁也不会想到,悦悦和她口中的杨阿姨都是尿毒症患者……
 
  9岁女孩患上尿毒症
 
  姐姐曾因此病离世
 
  48岁的李俊英来自简阳(微博)青龙镇,以务农为生,丈夫打小工。为了9岁的悦悦,夫妻俩一直省吃俭用,“悦悦喜欢读书,成绩也很不错,我们没啥文化,但希望娃娃能长大成才。”
 
  也许看懂了父母的苦心,悦悦一直很懂事,从未让父母操过心。然后,就在去年10月初,悦悦开始呕吐,并且吃不下东西。10月18日,悦悦被诊断为尿毒症。这样的结果,夫妻俩曾经历过———悦悦有一个姐姐,2002年被检查出患有尿毒症,2005年悦悦姐姐因尿毒症离世,年仅17岁。只是,他们不敢相信这样的悲剧会重演。
 
  拿到悦悦的检查报告,“尿毒症”三个字再次刺痛了夫妻俩的心。他们四处借钱,为悦悦治病。去年10月,悦悦来到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(下称“华西附二院”)透析。医生说,根据悦悦的情况,每周应该透析3次。
 
  “每次花费七八百元,我们实在没钱,透析减少至每周2次……”此时,李俊英不停用手抹泪,她说这样的治疗方式对不起孩子,但她确实无能为力,在成都悦悦每月开销都是七八千,而农村医疗保险报得不多,剩下的大部分费用靠他们这样的农村家庭来支撑,压力很大。
 
  “实在没钱了,我就在医院周边要钱……”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个月,但李俊英说要的钱不多,很多市民认为她是骗子。时常,李俊英也纠结过,是要继续还是放弃?“大女儿走了,如今就剩下这一个,悦悦透析后能走能说,能喊爸爸妈妈……”眼前的悦悦,也让李俊英夫妻下定了决心,一定要救活女儿。
 
  最开心的事是做试卷
 
  最害怕妈妈看不见我
 
  “想读书。”9岁的悦悦留着一头短发,脸色有些发黄。谈到疾病,悦悦没有告诉记者治疗有多难受,只是摇了摇头说:“在这里治疗,没有办法回去读书。”
 
  如果没生病,悦悦今年应该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。“我们班上56个学生,现在少了我。”说起课堂,她的话多了起来,笑着告诉记者:“喜欢语文、数学,反正都喜欢,现在还没有开始学英语。”
 
  成绩怎么样?“都是90分以上,最开心的事就是做试卷。”说得高兴时,笑容突然止住。“好多题都做不来了。”悦悦叹气摇头道,在成都治疗,虽然带来了课本,空余时间会在出租屋内做题,但是“欠账”太多,很多题都不会了,“妈妈一题都不会,有时爸爸会一些,会给我讲。”
 
  见女儿如此爱读书,李俊英夫妻会鼓励孩子说病好了就去上学,到时从二年级念起。“不读二年级。”每当此时,悦悦会嘟着小嘴,坚持不要降级。
 
  同成都商报记者聊天时,悦悦的脸上大多时候会挂着笑容,因为有人曾经告诉过她,心情好就能战胜病魔。而对于自己的病情,悦悦心里有数,爸爸妈妈手中那厚厚的检查报告单,便能说明她与普通孩子不一样。常常,妈妈会流泪,此时悦悦就会很害怕,“怕妈妈看不见我了”。
 
  41岁尿毒症患者
 
  当起“临时老师”
 
  今年3月12日是世界肾脏病日。当天,杨丽与悦悦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(微博 微信)门口碰了面。而不少尿毒症患者,也自发组织起来,为悦悦捐款。四川慢性病管理中心肾友俱乐部为悦悦带来了课外书籍,接过书后,悦悦迫不及待地想拿书来看。这时,“临时老师”杨丽出现了。
 
  见到“老师”,悦悦笑了,不停叫“杨阿姨”好。杨丽告诉悦悦,她们得了同一种病,得病后她瘦了10多斤,插管的地方肿得鼓了起来。一旁,悦悦点点头说着“我也是”,看着眼前的悦悦,杨丽怜惜着摇了摇头。
 
  本是初次见面,想着是先双方认识一下,杨丽没有过多准备。但见到悦悦对书本的喜爱。杨丽拿出了一本课外诗词,翻开页先让悦悦读了读,纠正悦悦的普通话发音,以及给她讲解不认识的字,这也算是第一堂课的开始。
 
  “一头猪,呼呼睡,两只耳朵四条腿……”大家坐在医院门外,虽然没有桌椅,但悦悦读得很认真,杨丽发现悦悦所识的字不少,对于悦悦的阅读,杨丽会不时给予“真棒”的鼓励。
 
  第一堂课,考虑到双方身体原因,只持续了10多分钟。杨丽说,这样的课程肯定会继续,她每周一、三、五会在华西医院(微博 微信)透析,暂定每周三给悦悦上课。“这样的教学肯定不能和正规课堂相比,毕竟我们两个都是病人。”杨丽说,她相信还会有其他病友帮忙,在她没时间的时候来接力教学。
 
  对/话/杨/丽
 
  执手相帮 只为同病相怜
 
  杨丽的脸色不太好,作为病人,为何还要花力气来给悦悦上课?“她(悦悦)说最害怕妈妈看不见她。”杨丽通过电视得知了悦悦的情况,当时悦悦的这一句话深深刺痛了她的心,“我也是一位母亲”,杨丽有一个11岁的儿子,平时读住校,儿子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,问她身体状况。
 
  杨丽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她是研究生毕业,生病后就没再工作,今年41岁的她已经透析了3年。透析后会出现恶心、头晕、心慌等各种反应,透析插管的地方也会肿起来,她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小孩,是如何坚持的。同病相怜,她也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奉献自己的爱心,帮帮悦悦。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登、转载的各种图片、稿件是为传播正能量、爱心... 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